首页 资讯 访谈 展会 潮流 学院 纸媒 论坛 订阅

X

赛尔-制衣

您当前的位置:赛尔网>赛尔制衣网>资讯 > 研究

中国缝制机械:发力海外市场

赛尔制衣网 | 2014-11-13 10:56:43

[导读] 伴随全球纺织服装产业的生产转移,中国缝制机械行业的企业进一步将目光聚焦在了新兴的纺织服装产业集群地,并对海外市场的布局做了调整。

海阔凭鱼跃,遍布全球的市场为行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平台。算起来,中国缝制机械大规模进入海外市场至今已有20年余年。“中国制造”的缝纫机销往全球五大洲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主要集中在南亚、东南亚、南美、西亚、中东、北非和欧美部分地区。这20余年间,中国缝制机械的出口随海外市场政治变动、经济起伏而经历了数次波动。尽管如此,在一次次的风雨中,中国缝制机械制造商在征战海外市场时被磨练得更加勇敢。

伴随全球纺织服装产业的生产转移,中国缝制机械行业的企业进一步将目光聚焦在了新兴的纺织服装产业集群地,并对海外市场的布局做了调整。

去年至今,国内企业参展海外专业展览会的主动性和积极性都明显增强。比如在今年3月初举行的“2014孟加拉国际服装工业机械及配件展(GARMENTECH 2014)”上,中国展商占据了较大的参展面积,杰克、中捷、标准、宝石、富山、中森、日圣、银箭、金轮等国内知名品牌悉数亮相,与重机、兄弟、杜克普、飞马、大和等国际品牌同场竞争。宝石董事长阮小明、通宇董事长陈晓青、求精董事长王必斌、顺发总经理黄正法、杜马总经理阮孟定等都首次亲自前往孟加拉国考察市场。

孟加拉只是吸引中国缝制机械制造商前往的其中一个热门地。在东南亚地区,越南、柬埔寨、印度尼西亚举办的各类服装生产设备专业展览会上,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缝制设备品牌出现。在俄罗斯、墨西哥、巴西等地,中国缝制设备品牌的身影也越来越多。难怪有业内人士明言:全球纺织服装新兴产地,将成为中国缝制设备企业角力海外市场的新阵地。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缝制机械企业科技创新实力的增强,中国缝制机械产品的质量与自动化程度都在不断提升,能满足市场多层次的需求,在国际市场的竞争能力增强。近几年,中国缝制机械品牌参加在日本、德国、美国等地举办的专业展览会的数量和频率在不断增多,国内品牌能够在世界知名展览会的舞台上与国外同行一较高下,这也促成中国缝制机械企业的产品走进土耳其、俄罗斯以及东、西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服装企业。对中国缝制机械企业来说,全球纺织服装生产的转移给中国缝制机械出口贸易带来了新一轮的发展机遇,将驱动产品出口量增。

从趋势上看,海外客户对设备的品种、品质要求会越来越高,对整体解决方案以及其它特殊要求、订制产品的需求会增多,在设计、生产、海外销售三方面具备系统化、流程化操作能力的公司很可能在海外市场占据领导地位。业内人士表示,有一种格局已经初现端倪:大型综合性的制造商向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发展,中小型的制造商则向专业化、特种化设备提供商方向发展。

未来几年内,全球缝制机械市场容量最大的地区依然是亚洲,也是中国缝制机械出口的主要市场。从机种来说,中国缝制机械出口的主要产品依然是量大面广的平缝机、包缝机、绷缝机等产品,但出口产品的性能和品质都在提高,尤其是电脑平缝机、电脑包缝机、电脑绷缝机等自动化程度较高的产品比例大幅增多。

随着市场对自动化设备需求的增多,有自主研发、设计能力的品牌产品在市场上认可度会提高,低端产品的盈利能力会越来越弱。现在,电脑自动化产品的比重已经在提高,海外客户从少量的尝试转变为大批量采买。特种机方面,采购中国品牌产品的比例也已经有明显的提高。如果把握机会,国产品牌的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有将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2007~2011年,中国缝制机械进出口呈现明显的“V”字型运行轨迹。2012年,受欧美经济疲软、中东局势动荡及印度和巴西等地区通货膨胀影响,缝制机械出口呈现同比下滑趋势。2013年,国际市场出现转机,发展环境总体向好,全球缝制机械设备需求量明显增长。2014年一季度,延续上年良好发展态势,进出口实现双向增长。

近年来,中国缝制机械行业进出口呈现了曲折性上扬的发展轨迹,外销市场发展前景堪称广大。

整体运行概况

据海关总署对2011~2013年期间我国缝制机械出口的统计数据分析,过去三年,我国缝制机械出口呈现先抑后扬、平稳发展的运行轨迹。

2011年,中国缝制机械出口强势上升,全年保持在高位运行,打破了行业全年进出口贸易总额的历史最高纪录,我国缝制机械产品及零部件对外出口20.05亿美元,同比增长24.21%,其中7月出口额更是高达2.05 亿美元。2012年,在内外市场同步缩减的大环境下,行业产销量明显下滑,全年低位运行,当年我国缝制机械行业累计完成出口额18.73亿美元,同比下降9.60%。2013年,随着缝制设备更新换代需求较快释放,我国缝制机械行业产销量回升,进出口实现双向平稳增长,企业在保证经济效益、调整产品结构等多方面均有良好造诣,当年我国缝制机械行业累计完成出口额22.05亿美元,同比增长9.61%。2014年前三月,我国累计出口缝制机械产品4.86亿美元,同比增长4.46%,较上年同期呈现小幅增长。

进口方面,在不断经历平缓下滑的整体走势后,2013年进口额增长略微明显,但与整个出口数据相较,仍然保持着非常大的差距。2011年,我国缝制机械及零部件进口额4.1 亿美元,同比增长4.19%,日本仍是我国缝制机械进口最大的贸易国,中国台湾、德国、韩国则紧随其后。2012年,进口呈现下滑趋势,进口额3.11亿美元,同比减少29.32%。2013年,得益于国内服装企业对国外中高端激光切割、裁剪、整烫类缝前、缝后等设备需求的增长,服装机械进口量值大幅增长,带动了全年进口数据的上升,全年进口额达到7.87亿美元,同比增长2.20%。2014年前三月,我国累计进口缝制机械产品2.11亿美元,同比增长24.56%,家用缝纫机、自动绷缝机、拉布机、裁床、激光等设备进口增长明显。

主要出口市场

亚洲仍然是我国最主要的缝制机械出口市场。从我国缝制机械产品出口到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情况来看,主要集中在印度、新加坡、日本、越南、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孟加拉等国,除了新加坡、日本主要为转口贸易外,印度、越南、孟加拉、印度尼西亚等都是近年来纺织服装新兴的发展市场,其对缝制机械需求近年来一直持续上升,印度仍然占据着我国最大的缝制机械出口市场的地位,2013年出口印度的金额达到2.39亿美元,同比增长36.74%。

2011年,出口主要集中的地区缝制机械产品年度出口金额均呈现不同程度的增长,其中最为明显的是出口土耳其金额增长达到72.27%,高于年度出口额增长均幅48%,而巴西受通货膨胀等因素,增幅同比上年有所下滑,同比增长9.08%。

2012年,我国出口美国、印度、日本、新加坡、巴西等主要贸易市场的金额均呈现同比下滑趋势,新加坡、巴西的跌幅超过20%,印度则以下滑50.70%稳居榜首。但与此同时,越南、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等东南亚、南亚市场,由于承接产业转移而成为市场增长点,同比增幅在6%~42%不等。

2013年,我国缝制机械产品出口印度、越南、巴西等地区出口同比增幅明显,区域内缝制设备需求增长较快,均呈两位数增长。印度市场的表现依旧不乏,2013年我国出口印度2.4亿美元,同比增长36.74%,其中出口刺绣机13 442台,同比增长77.43%,出口额1.3亿美元,同比增长74.07%;出口工业缝纫机34.4万台,同比增长45.05%,出口额0.7亿美元,同比增长47.44%。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全球纺织服装产业逐步向东南亚转移,2013年我国出口东南亚缝制机械产品增幅最为明显,其中对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柬埔寨、缅甸等国的出口额同比均增长20%以上,缅甸更是以243.26%的增幅遥遥领先。

据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缝制机械行业累计出口家用缝纫机698万台,同比增长2.47%,出口额3.7亿美元,同比增长12.10%;2012年我国出口家用缝纫机998万台,出口额4.2亿美元,同比增长8.09%和1.80%;2013年我国出口家用缝纫机961万台,出口额3.9亿美元,同比分别下降3.71%和8.18%。2012年在总体出口形势略低的情况下,家用机却实现增长,用户对多功能家用机的需求越来越大。

工业缝纫机仍然是我国出口占比最高的产品,并从2011年起,我国工业缝纫机出口连续三年突破300万台。2011年出口工业缝纫机346万台,同比增长18.82%,出口额8.9亿美元,同比增长23.86%;2012年出口工业缝纫机328万台,出口额8.1亿美元,同比下降7.89%和12.18%;2013年出口工业缝纫机338万台,出口额9.9亿美元,出口分别增长2.91%和20.83%。

工业缝纫机出口品种具体细分为工业用自动平缝机、工业用自动包缝机、工业用自动绷缝机、其他工业用自动缝纫机和其他工业用缝纫机。2011年,出口工业用自动平缝机53万台,同比下降5.36%,出口额1.7亿美元,同比增长12.34%;出口工业用自动包缝机9万台,同比增长12.66%,出口额1 632千万美元,同比增长92.67%;出口工业用自动绷缝机1.4万台,同比增长301.01%,出口额1 743万美元,同比增长313.9%;出口其他工业用自动缝纫机115万台,同比增长33.92%,出口额3.07亿美元,同比增长36.12%;出口其他工业用缝纫机177万台,同比增长19.21%,出口额4.2亿美元,同比增长21.06%。当年,工业缝纫机的出口增长主要源于自动包缝机和自动绷缝机的出口,其中自动绷缝机的量值均达到300%以上,而自动平缝机出口量同比增长则近3年来首度呈现负值。

2012年,出口工业用自动平缝机31万台,同比下降41.43%,出口额1.02亿美元,同比下降39.64%;出口工业用自动包缝机9.7万台,同比增长7.55%,出口额2 044千万美元,同比增长25.29%;出口工业用自动绷缝机1.7万台,同比增长18.40%,出口额1 709万美元,同比下降1.96%;出口其他工业用自动缝纫机116万台,同比增长0.56%,出口额3.10亿美元,同比增长0.99%;出口其他工业用缝纫机170万台,同比下降4.35%,出口额3.65亿美元,同比下降12.54%。在一片“喊跌”声中,自动包缝机却实现了量值双涨。

2013年,出口工业用自动平缝机32万台,同比增长2.30%,出口额1.34亿美元,同比增长30.48%;出口工业用自动包缝机17.6万台,同比增长80.93%,出口额4 257千万美元,同比增长108.24%;出口工业用自动绷缝机3.9万台,同比增长131.29%,出口额3 358万美元,同比增长96.20%;出口其他工业用自动缝纫机127万台,同比增长9.78%,出口额3.46亿美元,同比增长11.54%;出口其他工业用缝纫机157万台,同比下降7.43%,出口额4.29亿美元,同比增长17.57%。自动包缝机、自动绷缝机的涨势依旧维持在高位。

刺绣机一直是我国缝制机械出口品种的重要组成部分。2011年我国出口刺绣机4.9万台,同比增长30.97%,出口额3.8亿美元,同比增长28.82%;2012年出口刺绣机3.2万台,出口额3.0亿美元,同比下降35.11%和23.28%;2013年,随着出口大国印度市场的强势复苏,我国出口刺绣机数量出现逆势上扬,全年出口刺绣机5.4万台,出口额3.2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69.19%和6.76%。

进口方面,2011年我国缝制机械行业累计进口整机10万台,同比增长5.36%,进口额2.2亿美元,同比下降7.62%。其中,家用缝纫机(除手动缝纫器)进口1.8万台,同比增长369.66%,进口额145万美元,同比增长185.08%;工业缝纫机进口8万台,同比下降10.17%,进口额1.9亿美元,同比下降7.30%;刺绣机进口785台,同比下降17.54%,进口额2306万美元,同比下降13.82%。缝纫机零部件进口6688吨,同比增长42.83%,进口额1.9亿美元,同比增长21.72%。从结构上说,94% 以上的进口额来自于工业缝纫机和缝纫机零部件,零部件同比呈现较大幅度增长。

2012年,我国进口工业缝纫机4.9万台,进口额1.35亿美元,同比分别下降30.48%和25.66%;进口刺绣机537台,同比下降31.59%,进口额3185万美元,同比增长38.16%;进口零部件1.12亿美元,同比下降42.52%。在整体呈现下滑趋势时,刺绣机进口额同比增长,国内对刺绣机的需求进一步向中高端和具有附加值的产品扩大。

2013年,我国进口工业缝纫机4.6万台,进口额1.04亿美元,同比分别下降8.70%和27.42%;进口刺绣机490台,同比下降8.75%,进口额4 047万美元,同比增长27.03%;进口零部件1.06亿美元,同比下降5.65%。国内对工业产品进口需求的减少,或可说明国内产品在质量、功能、性价比方面的优势逐渐在加大。而另一明显特征是,行业全年进口服装机械达到1.2万台,进口额5.34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38.24%和11.10%,服装机械的进口额占整个缝制机械进口总额已经超过工业缝纫设备的占比。

总的来说,虽然国内缝制机械生产企业已将市场拓展到国外,企业也纷纷看到国外市场的广阔前景,但内外部经济环境的错综复杂仍给我国缝纫机械行业的对外贸易带来许多不确定因素,再加上部分国家严峻的政治局势,仍给今年的出口形势蒙上一层阴影,但不能排除还有其他重点国家和地区出现持续增长的趋势。因此,企业仍需谨慎制定外贸发展策略,在产品结构、品质等多方面适时加以优化,以迎接未来可能发生的机遇或者挑战。

海外市场

海外的服装生产大致可以分类两类,一类是大批量生产的低质量、低标准的产品,涉及普通T恤、制服、家居内衣的生产,其对工艺技术要求低,主要依赖于低价的劳动力,这些产品的供应商主要分布于发展中国家;另一类是高级时装产品,其行业特征是技术先进、工人和设计师工资高、生产灵活性强,重视成本、效率,要设计制造出迎合甚至是左右消费者品味和偏好的产品,这些产品的设计、生产主要在发达国家完成,特别集中于意大利(米兰)、法国(巴黎)和美国(纽约)。实际上,每个目标市场的服装生产都有档次高低之分,只是各层次的占比不同。

与此相关,设备需求不同。总的来说,发展中国家的服装设备经销商和服装企业对中高端的设备需求较多,尤其以中端设备为主,而一些落后的贫穷国家则对低端设备(特别是普通平缝机)有大量需求。在发达国家和地区,对设备的品质要求很高。

以欧美地区为例,这里是世界顶级服装的诞生地,对设备要求高。本土缝制设备高端品牌和日本品牌占据重要地位。国内企业一般难以涉足,比如意大利、英国、法国等地的一线服装品牌在当地制造、当地消费,对缝制设备要求特别高。而二线服装品牌和一些运动服饰则发往孟加拉国、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地区生产,其时尚品牌服饰一般在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捷克等临近国家生产,其3天之内成品必须返校西欧市场。

欧洲服饰生产批量小,但品种变化大、绝对需求大,但要求缝制设备必须满足服饰流行的速度和精加工的要求,需要有严格的产品规范。再如,新兴的东南亚、南亚服装加工区,下游发展迅速,但存在严重的两极分化。高端市场仍然为欧美缝制设备品牌占领,而低端市场对质量次的设备需求旺盛。北非和南非市场也为业内人士所关注。近年来非洲加大力度,北非的服装主要输往欧洲,南非市场主要输往美国。

巴基斯坦

生产:低档,牛仔服饰、纯棉T恤和棉运动衫。

产业集群地:卡拉奇

纺织服装业是巴基斯坦的支柱产业,产业发展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但也面临着日益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所带来的危机。巴基斯坦纺织服装业整体发展落后于中国,希望合资合作生产,以扩大纺织品和服装的出口。

目前大约拥有大型服装生产企业600家、小型企业和作坊式服装生产企业4 500家,拥有工业用缝纫机20万台,家庭式缝纫机45万台,年生产能力6.85亿件;成衣生产企业总数量为4 500家,其中80%是小型作坊式企业,20%为大型工业化企业。

近几年来,巴基斯坦的纺织品和服装出口额占出口总额的60%以上。主要出口市场是欧盟和美国等发达国家。但其出口仍以纱和布等初级纺织制成品为主,附加值和商品售价不高,未来需要向以高附加值的服装贸易为主转变。

印度

生产:低档,牛仔服饰、T恤等。

产业集群地:新德里

印度纺织工业有低廉的劳动力、独特的纺织原料生产供给政策、远低于世界市场的价格、灵活的推销战略、世界各国对印度纺织品持续大幅增长的需求等优势,纺织工业是印度国民经济中最大的工业行业,它的工业规模、总装机能力和绝对就业人数仅次于中国处于全球第二的位置。服装业作为纺织业的子行业,在印度也受到重视,是该国出口创汇的主要行业。

印度至少有9个不同的服装生产中心,所供应的产品各具特色。首都新德里提供的服装款式最为外国买家熟悉,每年的服装出口总值20亿美元,而服装生产总值接近60亿美元。印度AshokBazar市场据说是亚洲最大的服装市场,有5万家服装企业在这里销售产品。

高档生产设备主要来自美国、德国、日本。由于服装工业的发展,一些企业急需对设备进行更新换代。孟买是印度另一个主要的服装生产中心,占全国服装总出口的27%,当地大型制衣厂生产各类男装、女装和童装,质料包括棉、人造丝和人造纤维。

孟加拉国

生产:中高档,T恤为主,流行服饰。

产业集群地:达卡

孟加拉国的纺织产品在国际纺织品市场上有较强的竞争力。由于该国纺织业历史悠久,加上政府合理有序的纺织产业发展战略,孟加拉国正日益成为亚洲地区纺织大国。另外,孟加拉国地少人多,失业率居高不下,而纺织工业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行业,提供的就业机会也最多。孟加拉国有关部门统计显示,该国纺织服装加工企业达4 000多家,直接或间接依靠纺织业维持生计的人数高达2 000万人。纺织业的兴衰直接影响孟加拉国的就业状况、稳定、减贫乃至国民经济发展,因此可以说是其经济的生命线。

孟加拉国目前的纺织工业分为三种不同的形式,即国有、私营和传统的家庭织机。国有部分已经很少,传统的家庭织机也在日益减少,目前私营部分是主体。孟加拉国政府一直在积极寻求各种渠道,力争取得纺织品出口目的国的优惠贸易政策支持。另外,孟加拉国政府正积极贯彻“东进”政策,努力打开东亚及东南亚国家的市场。孟加拉国政府更欢迎更多外国纺织企业到当地投资,尤其是中国企业,其政府在鼓励投资上有多种优惠政策,使投资者享受出口无障碍、进口免关税、利润可带走等特惠待遇。

近两年,由于政治经济环境的影响,孟加拉国制衣业订单数量缩减一半,净利润不足0.3%,产业陷入窘境,不复往日风光。目前,孟加拉工人安全联盟等组织试图通过贷款来帮助该国服装制造商渡过难关,企业主自身也采取一些刺激性措施提高生产力,但是该国制造业前途仍在风雨飘摇中。尽管如此,孟加拉市场还是为业内所看好。

越南

生产:中档,T恤,鞋类、流行服饰。

产业集群地:胡志明、河内

近年来越南纺织品成衣出口额持续增长,纺织成衣业不断拓展国际市场,目前欧盟、日本和美国等发达国家是越南纺织品成衣的主要出口市场。目前,越南有4 000多家纺织服装企业,年营业收入达200亿美元,为250多万人提供就业机会,对越南GDP的贡献率达10%。

越南纺织品成衣出口欧盟和美国市场的额度逐年增长。如果越南成功签署TPP、FTA及与俄罗斯关税联盟协议后,越南对这些市场出口纺织品的关税率将获大幅调降。如果TPP谈成,由越南出口到美国的服装纺织品税率会从18%降到零,对美出口会迅速增长。甚至有预计未来一段时间,越南纺织品的出口规模可能将占到东南亚的50%。但越南纺织品成衣厂同时要面临来自其它亚洲国家纺织业者的激烈竞争。

而配套不完善,也是越南服装发展的弱点。由于目前中越关系紧张,越南纺织协会日前以致函方式通知协会会员厂商,要求他们提供2013~014年从中国采购棉、纤维、纱、布、线、棉质衬里、纽扣、拉链等纺织品原材料的数据资料。根据这些数据,越南将建立国内原材料供应的投资计划,尽量减少从中国进口,以及对外寻找新的供应来源。其中,泰国、韩国、印尼、马来西亚及印度等国被越南纺织协会列入中国市场的最佳替代者行列。但在越南投资纺织业的大多是来自中国内地以及港台的企业,让他们改选其他国家或越南本国的纺织品原材料很难。来自日本、韩国、法国的在越外资企业也不会不考虑成本因素。原材料价格增加意味着生产成本提高,将减少越南在成衣制造业上刚形成不久的优势。

印度尼西亚

生产:低档,衬衫、棉衫、内衣、运动服等

产业集群地:万隆、西爪哇和雅加达附近

印度尼西亚有规模以上纺织服装企业近3 000家,年产值约120亿美元,棉纺、织造和服装的生产能力规模较大。印度尼西亚的纺织服装企业中,中国台湾和香港的投资企业比较多。万隆是印尼服装业最发达的城市,有关估计显示,万隆地区的服装年产值占其全国服装的40%以上。近年来,印尼位于东、西爪哇的部分大型服装场向日惹和中爪哇等地区迁移。

印尼人口超过2.38亿,是世界上人口第四多的国家,全国约87%的人口信奉伊斯兰教。庞大的人口基数,一定程度上的购买能力确保了印尼服装内需的稳定。与此同时,海外服装采购的比重不断提升,采购商主要来自欧美日以及中东、拉美和非洲。印尼纺织服装出口约为120~130亿美元,以出口美国为主。

根据中缝协的有关数据,印尼缝制机械产品进口大幅增长。2013年,我国对印尼出口的各类缝制机械产品中,除刺绣机产品金额下降之外,其余各类产品均有增长。其中,出口工业缝纫机31.1万台,出口额5 561万美元,同比增长485万美元。从现有出口产品来看,近年来印尼对中国缝制机械产品需求仍集中于中低端产品。

俄罗斯

生产:西服、家纺、皮革、牛仔等。

产业集群地:伊万诺沃州

俄罗斯属于对外贸易依存度较高的国家,出口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高达40%,与世界近100个国家有贸易关系。俄罗斯纺织品和服装的年产值一般约为100亿美元,只能满足国内市场需求的15-20%。俄罗斯市场对纺织品的需求很大,每年消费各类纺织品约170亿美元,服装消费大约360亿美元。目前俄罗斯纺织工业70%以上的原料依靠进口,并且进口额增长率不断提高。各主要纺织品服装生产国均看好俄罗斯纺织品市场前景,竞相加大营销力度,争夺俄罗斯市场份额。

俄罗斯的纺织业在亚麻、毛、皮革、皮毛和化纤面料市场方面保持领先地位,但服装、针织面料和鞋等产品的产量和质量落后于国外。伊万诺沃州是俄罗斯着名的纺织工业集中地,该州的纺织企业和纺织品生产量均占全俄罗斯的50%以上。

俄罗斯一些比较有名的服装企业同法国、德国及意大利等国服装企业开展合资生产,产品在质地和款式上与西方产品相差无几,却有明显的价格优势。俄罗斯现在己进人中高档西服的生产和销售阶段。不少小型服装企业从单品种大批量生产转为多品种小批量生产乃至单件缝制,产品销路较好。

土耳其

生产:T恤、牛仔、家用纺织品、毛皮产品等。

产业集群地:伊斯坦布尔周边、伊兹密尔

土耳其位于欧洲和亚洲的交界处,接近东欧、中东和北非国家,提供了通往世界市场的最佳途径,又通过关税同盟(CU)增强了与欧盟的联系,成为欧盟的候选成员,被认为是较理想的投资国家。在欧洲、美国颇受欢迎的多数国际名牌服装都在土耳其生产。土耳其生产的名牌服装在价格上很具竞争力。除了中国及其附近的亚洲国家以外,土耳其很可能是服装成本最低的国家。据法国一家时装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生产一件衬衣的成本在土耳其是11欧元,在中国是10欧元,在法国超过15欧元。

服装产业是土耳其支柱性产业之一,又以床上用品、毛巾制品、装饰布和纱窗帘、皮革产品为重。目前,服装出口额占土耳其各类产品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左右。根据伊斯坦布尔纺织服装协会(ITKIB)发布的数据,2013年,土耳其向203个国家和地区出口了价值173亿美元的服装,比2012年的163亿美元的服装出口额同比增长了8.3%。

据了解,德国是土耳其2013年服装出口的主要目的地,土耳其向德国出口了价值37.1亿美元的服装,占同期土耳其服装总出口的21%。英国仍然是土耳其服装出口的第二大目的地,在2013年,土耳其向英国出口了价值21.6亿美元的服装;其次是向西班牙的出口,出口额达到14.9亿美元,向法国的出口额达到11.2亿美元,向荷兰的出口额达到9.10亿美元,向意大利的出口额达到7.1251亿美元。

土耳其纺织、服装企业大部分为专业化分工生产,或单纯纺纱或织布,或专搞针织或专产服装,具有纺织染整到服装生产一条龙经营能力的企业为数不多。然而,近年来,一些大型企业联合成控股公司,可以从纤维生产直到制成最终产品,形成非常强大的完整产业链条,其产品价格拥有较强的竞争力。欧盟是土耳其服装出口的最大市场,也是土耳其出口业绩最好的主要目的地。

为了进一步降低成本,土耳其成衣生产正在加紧实现工业化,大量购置先进机器。最近10年来,像中国一样,土耳其也成了先进的纺织品生产机器的主要购买国。土耳其的服装生产能力已分别相当于摩洛哥服装生产能力的2倍和埃及服装生产能力的4倍。尽管如此,土耳其的服装加工企业还是很脆弱的。它们同要求加工的商家没有关于合作期限的合同,因此它们随时都可能被抛弃。所以,它们正在努力设计和生产自己的品牌。另外,它们还受到国际形势的制约,国际形势的动荡不安会影响到土耳其的纺织业发展。

比利时

生产:中高档,前卫服饰、家用纺织品和产业用纺织品

产业集群地:不详

纺织行业是比利时的主要传统工业之一,其95%以上的纺织企业属中小型企业。比利时主要从事技术及资本密集型纺织品服装生产,产品侧重个性化、流行化、环保化及高档化特点是科技含量高、产品价位高,商业利润高。比利时生产的运动服款式前卫,品种繁多,其品质享有国际盛誉。主要产品是: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家用纺织品(主要产品有地毯、家具用布料、壁纸类用布、窗帘、床上用纺织品、桌布餐巾、浴巾、床垫等)和新型产业用纺织品(建筑业所需纺织品如遮阳布等、汽车安全气囊、婴儿尿布、透气性雨衣、工业安全用布)以及医用纺织产品(移植用纺织品和非移植用纺织品)。同时,比利时的纺织机械制造业相当发达,产品包括纺纱、织造、染整和纺织检测仪器等一应俱全,一些纺机企业在世界享有盛誉。

比利时是一个经济外向型国家,商品和服务产品的出口贸易是拉动比利时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点。纺织品和服装的出口一般占比利时纺织服装行业总营业额的70%。比利时纺织服装行业出口的特点是纺织品出口额大于服装出口额约1倍,进口服装额比进口纺织品额高出1.3倍。家用纺织品是比利时纺织产品主要的外销产品,服装出口量相对较少。比利时家用纺织品在世界高档家用纺织品市场拥有霸主地位。近年来比利时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支持纺织服装工业的技术升级,以生产和出口高品质的纺织品和服装。

巴西

生产:中档,牛仔为主。

产业集群地:圣保罗

在人造纤维、成衣及布匹等巴西纺织业经营的主要产品中,成衣是巴西纺织业进口增长的唯一产品,其他产品均衰退。中国大陆是巴西最大纺织品供应国,其次是印度及印尼,中国台湾也位居前十。在巴西的26个州及1个特别行政区中,圣达卡答莉娜为巴西纺织品进口金额最高之州,其次是圣保罗州和圣灵州。巴西进口纺织机器的金额达5亿美元以上,其中纺织纤维处理机进口金额最高,缝纫机排名第二,针织机、合缝机排名第三。在出口方面,阿根廷是巴西纺织品最大买主,美国及印尼排名第二第三。圣保罗为巴西纺织品出口金额最高之州,马德格乐索州居次,巴夷亚州排名第三。

哥伦比亚

生产:成衣、童装

产业集群地:波哥大、安提奥基亚、托利马

纺织服装业是哥伦比亚重要的工业部门,生产工序分布比较完整,从纺织原料的生产、纺纱、织造、印染和成衣加工等都有一定生产能力,是安第斯共同体成员国中纺织服装业水平较高的国家。

哥伦比亚纺织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技术水平落后和生产能力过剩,拥有配套生产能力和技术能力的企业的产品品质较好,在产品出口方面占据一定份额。哥伦比亚当地的纺织品和服装设备尚需更新,以适应客户对产品的要求。哥伦比亚鲜有缝纫机生产厂家,服装产业所需缝纫机械主要从美国、中国、欧盟各国、中国台湾、新加坡、巴西、墨西哥和南非等国家和地区进口,特别是美、中、德、意等国所占份额最大。

哥伦比亚居民平均纺织品服装的消费一般为家庭年收入的约7%。近年来,哥伦比亚的时装消费呈现上升迹象,带有环保吊牌的纺织品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青睐。此外,哥伦比亚全国共有约1 000家童装生产厂,可以生产从婴儿到学龄前儿童穿着的服装,成为哥伦比亚纺织服装行业产品一道亮丽的风景。由于款式新颖、面料柔软,适宜儿童穿着,哥伦比亚的童装产品受到一些国家的欢迎,主要销往美国、波多黎各、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欧盟和沙特阿拉伯。

哥伦比亚服装出口额一直大于进口额,每年都能实现服装贸易顺差。近年来,哥伦比亚的成衣产品已经取代秘鲁、墨西哥和巴西,成为拉美地区英国成衣市场最大的供货国。

加拿大

生产:男装、毛皮制品、童装

产业集群地:蒙特利尔、多伦多、温尼伯、温哥华

早在19世纪中期,加拿大就开始大规模生产服装,如今其服装产业已经成为能够向国内外市场提供各种稳定供应的产业。从地域上看,加拿大服装生产商主要集中在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其次是曼尼托巴省、卑诗省,年生产服装的40%以上会出口到美国市场,近一半的产品会提供到国内市场。

近年来,加拿大本土服装制造商在国内市场的份额持续减少,外国进口产品的份额不断增加,但加拿大服装出口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这种局面,其男式裁制布匹、外套、毛皮制品和童装等的出口非常有名。

加拿大主要从中国、中国香港、印度和韩国等中低收入国家和地区进口服装,在服装进出口方面一直呈现逆差。加拿大服装业的国外投资不多,绝大多数服装企业是加拿大本地的公司,仅有的一些外国公司主要集中生产大量的固定和标准化产品,如牛仔裤和内衣等。进入加拿大服装行业的壁垒很低,市场分割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加拿大服装业在购买优质机械设备和厂房方面总支出不多,其总支出中的大部分发生在裁剪和缝纫公司。

埃塞俄比亚

据埃塞俄比亚纺织业发展署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纺织与服装业在2013~2014财年前三季度的出口额为840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980万美元。德国、土耳其、意大利、苏丹、中国和美国是其主要的出口目的地国。

近几年,埃塞俄比亚纺织行业的出口业绩逐年提高,在过去的6年平均每年增长51%。按照埃塞俄比亚纺织发展署的规划,该国纺织与服装业在2013~2014这一财年将实现2.5亿美元的出口额。因此,尽管8 400万美元的数字高于去年同期,仍远低于今年的目标出口额。埃塞俄比亚有意将自己打造成世界服装业的下一个来源国。目前,埃塞俄比亚开工运行的服装厂有60家,纺织厂15家。随着国际市场对埃塞俄比亚历史悠久的纺织业兴趣逐渐增加,一些大型的跨国公司开始在该国投资。

埃塞俄比亚棉花产量高,政府为鼓励国内纺织服装业,限制棉花出口,且仍有数百万公顷适合种植棉花的土地处于未开发的状态。在劳动力方面,埃塞俄比亚拥有约9 000万人口,其中30岁以下的人口占很大的比重,而且其人口在未来20年中有望增长一倍。这些有利因素助推了埃塞俄比亚纺织业的发展。

埃及

纺织业是埃及的支柱产业之一,拥有大约400家工厂,吸纳的就业人口有30万,其中7万人在国有企业,23万人在私营企业。2011年政局突变以来,埃及纺织业受到沉重打击。因为缺乏资金支持,埃及纺织企业在购买原材料和支付工人工资方面捉襟见肘。同时,由于设备老旧和维护不周,仅有30%的国营纺织企业能够实现最大产能运行。设备的陈旧也直接影响到产品的品质。现金缺乏的银行业也拒绝给纺织行业贷款。这种情况将造成的恶性循环,最终可能使埃及纺织产品失去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

由于资金匮乏,埃及纺织企业一般选择在国际市场上购买每公担(100公斤)价格在600埃镑至700埃镑之间的低等棉花,而高质量的埃及棉每公担价格为1000埃镑。由于埃及棉国内市场缩小,棉农种植积极性受到打击,埃及棉产量逐年降低,2012年为380万公担,2013年降至250万公担。此外,外国的纺织品制造商更倾向于使用短绒棉。短绒棉已经占据了97%的市场份额,而埃及的主打产品依旧是长绒棉。同时,由于长绒棉在全世界的推广种植,埃及的长绒棉在品质和价格上已经失去国际竞争力,亟需政府大力支持。


责任编辑:王嘉琦

下一篇:本土女装品牌规模普遍偏小 “

上一篇:纺织服装行业三季报总结 仍处

精华推荐

赛尔传媒 |  关于赛尔制衣网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京ICP备14009797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353号

Copyright © 2001 - 2017 sai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赛尔传媒 版权所有

用微信扫一扫
精彩信息及时
分享到朋友圈!